• 返回: 我的貼身?;?/a>

    10114咬牙切齒

        唐宇依然沒有理會兩個備胎的威脅,這兩個家伙的修為,頂了天也就真神七境罷了。

        小火一個人,就能將他們滅掉。

        而且唐宇也不覺得,這么年輕的兩個人,會有那么強大的修為,估計也就真神五境、真神六境的樣子。

        這樣的實力,哪怕是玄月殺都能解決。

        他的身邊,除了小火、時空噬靈獸之外,可是存在著三個真神六境的強者,還能解決不了兩個備胎?

        至于月芽兒?

        她領悟的魅術法則,對待女性的威力,肯定要降低很多,尤其是自身的模樣,就很出色的女性,就有更加的抵抗力了。

        唐宇身邊的三女,哪怕是茴夢,姿色都比不施展魅術法則情況下的月芽兒相差無幾,怎么可能受到她的魅術法則影響呢?

        所以,在唐宇的眼中,這三個人根本就是他眼中的肥肉。

        要不是他也不想在這里動手,哪里還輪到兩個備胎威脅,直接就殺了他們好嗎?

        “你是自己跟我走呢?還是讓我把你帶走呢?”唐宇笑瞇瞇的問道。

        “你休想?!笨志宀灰訓腦卵慷?,終于有所反應,咬牙切齒的說道。

        “這可就由不得你了?!碧樸釧菩Ψ切Φ乃檔?。

        “小雜碎,你特么的給我閉嘴。你以為自己是誰啊!芽兒怎么可能跟你走?!痹崤鸕?。

        “我看是你主動跟我們離開還差不多?!繃磽庖幻柑ヒ菜檔?。

        “這兩個蠢貨什么身份?和你一樣,都是什么天域神廟守護者?”唐宇忍不住問道,眼眸中更是閃過一絲殺意。

        月芽兒非常的清楚,唐宇對于他們這些天域神廟守護者非常的敵視,比起圣王宮的那些高層們,還要敵視的多。

        雖然不明白這是為什么,但是月芽兒知道,唐宇這是對兩個備胎,產生了殺心。

        “哼!”元豐卻不知道月芽兒心中的想法,唐宇的詢問,讓他瞬間有了一種被人小瞧的感覺,他很是憤怒,咬牙切齒的說道:“雖然我不是天域神廟守護者,但是我父親是的?!?

        “哦!”唐宇眼前一亮,笑瞇瞇的說道:“這么說,我要是把你殺了,你父親肯定會找上門來?”

        “哈哈!”元豐瞬間就笑了起來,鼻涕眼淚幾乎都要伴隨著出來似的,說道:“你再跟我開玩笑嗎?你一個真神境一星的垃圾,有什么能力殺了我?告訴你,老子可是真神境五星巔峰的強者?!?

        “你父親什么修為?”唐宇若無其事的問道。

        “你這是在瞧不起我嗎?”元豐差點又想動手,但是想到周圍那些修煉者,最后還是忍住了拿出武器的想法,捏著拳頭,暴怒的說道。

        “我只是好奇你父親的修為罷了?!碧樸畹乃檔?。

        “我父親是真神六境二星的強者?!痹崍⒖趟檔?。

        “只是真神六境二星啊!”唐宇頗為不屑的撇撇嘴?!拔一掛暈?,你父親是真神七境的大佬呢?”

  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元豐惱羞成怒,狠戾的說道:“哼!小畜生,你給我等著,等離開了這里,我一定會殺了你的?!?

        唐宇不耐煩的掏了掏耳朵,沒好氣的說道:“行了行了,不用重復了,我知道你離開這里要殺了我?!?

        接著,唐宇還是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表情,看向了月芽兒,笑瞇瞇的說道:“想好了嗎?要不要跟我離開?別說休想哦!你應該知道,我想帶你離開,絕對有那個能力?!?

        “上次你就沒有做到,這次你更是別想做到,我現在已經是真神五境的強者了?!痹卵慷髂譎鄣乃檔?。

        “走吧!”唐宇搖搖頭,話語雖然很是淡然,但是卻充斥著一種毋容置疑的感覺,瞬間就讓月芽兒的內心中,充斥著一種強烈的不安。

        “不可能,我絕對不走!”月芽兒恐懼的躲在了元豐兩個備胎的身后,恐懼不已的大喊道。

        旁邊的修煉者們,看到這樣一幕,都露出了很是好奇的神色。

        他們看得出來,月芽兒這是對唐宇有種強烈的恐懼感覺,雖然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。

        唐宇明明只是個真神一境的菜鳥,月芽兒都說了,她是真神五境的強者。

        一個真神五境的強者,卻對一個真神一境的菜鳥,露出害怕的神色,這在任何人看來,都覺得非常的不可思議。

        “你說,那姑娘怎么回事?為什么會害怕一個真神一境的菜鳥?她可是真神五境的強者???難道她這個真神五境的強者,根本就是假的?”

        “假的應該不太可能,估計是那個真神一境的菜鳥,之前對那個女孩,造成了很大的恐懼,讓那個女孩有了心理陰影,即便是再次看到對方,也會十分的恐懼害怕?!?

        “嘖嘖!這得多大的心理陰影,才會讓她一個真神五境的強者,害怕一個真神一境的菜鳥???”

        “對于女人來說,想要讓她產生心理陰影的辦法非常的多,就算是修為強大了,又能怎么樣呢?嘿嘿!”

        “你這么說,好像很有道理的樣子啊!嘿嘿!”

        不少修煉者,瞬間就想歪了。

        這些修煉者議論的時候,并沒有任何的掩飾,所以兩個備胎,也清楚的聽到了他們的推測,同時心中也下意識的覺得,很有可能是這樣。

        瞬間,他們感覺內心中,有什么東西崩塌了。

        在他們的眼中,月芽兒可是一個高高在上的女神,是絕對不可能被任何男人沾染的。

        哪怕是他們,跟在月芽兒的身邊,也只是以?;ふ叩納矸?,陪著她,根本不敢有更深入的想法。

        可是其他修煉者的猜測,有板有眼,作為男人,他們也不由自主的相信了這些人的猜測。

        “你們放屁!”月芽兒雖然不知道旁邊的那些修煉者們,到底是怎么想的,可是他們臉上的壞笑,讓她知道,這些男人絕對沒有想好的事情,于是氣急敗壞的嬌斥了起來。

        “你要是不想這些人繼續瞎議論,那就趕緊跟我離開吧!”唐宇淡淡的說道。

        于此同時,唐宇也非常好奇的看了一眼周圍的修煉者們,臉上露出頗為詫異的神色。

        按理說,月芽兒的身份,可是天域神廟守護者。

        這里的修煉者中,應該有不少,都是來自于天域神廟的,可是他們竟然不知道月芽兒的身份。

        唐宇剛才可是數次提到了天域神廟守護者,可是除了兩個備胎之外,其他人竟然好像都是第一次聽到一樣,完全沒有露出任何震驚或者緊張的神色。

        這就非常的奇怪了。

        除非,天域神廟守護者的身份,哪怕是在天域神廟內部,也屬于絕密的。

        如果不是天域神廟的高層,就別想知道這些天域神廟守護者的存在,在其他天域神廟修煉者的眼中,可能天域神廟守護者,就相當于是天域神廟的高層。

        要是這樣的話,這些來自于天域神廟的修煉者,聽到月芽兒的身份后,并沒有露出任何異樣的神色,也就非常的正常了。

        唐宇忍不住玩味的笑了起來,表情顯得很是詭異:如果是這樣的話,那你們可就是自討苦吃了。


    逆战助手官方app www.anexf.icu 本站域名變為  逆战助手官方app www.anexf.icu
   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,即下即看!



   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,如有侵犯版權,請來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處理。